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林安然直接去了昨晚休息的那间客房,佣人将东西放完后,她便关上了门,脱衣服,去了浴室……

    今晚真的被他折腾累了,她现在只想赶紧洗完躺到床上去。

    顾西爵回了自己的卧室,此时正拿着一杯酒站在外面阳台,他望着远处如浓墨般的夜色,背影有些冷寂。

    这辈子,他欠了一个人的债,也痛苦折磨了他很多年,曾经的每个夜晚,他没有哪一晚踏实过。

    是林安然的意外出现,让他的灰暗世界发生了变化……

    他也没想到自己会冲动跟她结婚,这挺不可思议的!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今天林安然来医院很早,她以为还会在门口看到林墨的,他却并没有来。

    他……可能真的不会再关心我了吧?林安然站在门口,心里有些刺痛。

    吸了吸泛酸的鼻子,她正准备进医院里时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铃铃———

    她从包里拿出来,看到上面显示的名字僵住了……是哥哥的未婚妻杜筱月。

    她突然给自己打电话做什么?不会是知道了自己跟哥哥表白的事了吧?

    电话响了好一阵也没挂断,她有些心虚的接通: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林安然你在干嘛啊,干嘛这么半天才接我电话?”电话里的杜筱月嘟嘴问她。

    “哦,我刚刚……在开车,不方便,你有什么事?”如果没有向林墨表白,她也不会这么尴尬心虚。

    她果然是做了一件错事……

    “告诉你个好消息,我也要回来中国了!不过现在还没上飞机,你先不要告诉林墨,我要给他一个惊喜!”

    杜筱月现在就在洛杉矶机场,此时正兴奋着。

    她家族也算是BJ市的豪门,只身去美国完全是追随林墨!

    原本是打算在美国订婚的,可谁让林墨昨晚突然打电话说,要在BJ市忙分医院的事,要将订婚日期延迟呢?

    干嘛要延迟啊,她可以回来跟他订婚嘛!

    “哦……好、好啊。”林安然听着她的话,惊诧,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那明天上午十一点半你来接我,千万别告诉林墨啊!先挂了!”杜筱月说完便挂断了电话,准备去机场买些礼物带回家。

    林安然眉头微微皱着,心里就像一团乱麻,好吧,忘记表白的事,自己已经是顾西爵的老婆了……

    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了下来,进了医院里,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,就是查房,关注手下病人的身体状况。

    忙完了这些,她想起昨天上午那个白血病人,特意去了王医生的办公室,跟他要了那个白血病人的病历。

    仔细看了病人之前的化疗,各项检查,她说道:

    “王医生,那个病人现在的身体状况达到了做手术的标准,只要手术成功,他摆脱这个绝症的可能性很大。”

    谁都知道,只要得了白血病,痊愈是微乎其微,不仅骨髓配对难,患者所做的放化疗,各项身体反应也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这就是几千分之一活命的机会!

    “可他能交得起手术费吗?他们现在连住院费都欠好几天了!”王医生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林安然放下了病历本,沉默了几秒,对他说道,“这个钱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