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把报纸上的事给我解释清楚!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你是不是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了?”

    “居然还闹出这样的丑闻,简直就是给我丢脸!给家族抹黑!你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军人吗?不知道上头特意给我打电话质问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你的丑闻,影响有多大?”

    虽然顾振邦现在年纪有些大了,但好歹也在部队待了好几十年,嗓门依然如年轻时那般铿锵鸿厚。

    他吼的这几嗓子,感觉整个办公室都颤了几颤似的。

    “军人?那是以前……酒店的事是个意外,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顾西爵过去坐在了他的斜对面,听着他的一连串咆哮,只避繁就简的给了两句解释。

    “哼,好好的特种部队上校不做,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退役,这一次你要是再气我,看我怎么教训你!还有,害你的那个女人是谁?我要听经过!”顾振邦沉声问他。

    “慕岩订婚酒会上意外碰到的一个女人,从不认识,报纸上的事,她应该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想让顾家知道林安然的存在,因为她和他以前的未婚妻太像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帮她说话?去把她的背景给我调查清楚,我要知道她是谁!”

    顾振邦很意外,这么多年,这小子身边从来没有过女人,这次被人暗算了不说,他还帮那个女人说话?

    那女人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顾西爵眉头紧皱了下,只能随他意的应了声,“嗯。”

    顾振邦看了他一眼,语气突然又平和了些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次过来还有一件事,方家那丫头也等你五六年了,你不能再这样吊着人家,她都已经二十五六岁了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方家老头特意来找我谈过了,说下个月二十五号的日子不错,我看你们俩就把婚事办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可以压一压你的丑闻!”

    顾西爵听到他的话,脸色沉冷,轮到自己发飙了:“婚姻是我自己的事,你没资格再插手!”

    “方家女孩子既有才学,又性子好识大体,两家是知根知底的世交,适合你!”顾振邦瞪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那么好,你可以娶了。”顾西爵双手环胸,冷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顾振邦差点被这个臭小子气背过气去,谁敢这么跟自己说话?

    简直是欠教训!

    “啪!”顾振邦骤然又一巴掌拍在了茶几上,好好的一张桌子彻底被他拍成了两半,他暴怒命令:

    “既然我还没死,这个家就还是我说了算!六月二十五号,你必须去把婚给我结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他黑沉着脸站起身,大步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不管是在部队里还是部队外,谁都不许违抗自己的命令,结不结婚,由不得他!

    顾西爵看了一眼茶几,冷漠回了自己的办公位,双手环着胸,有些烦恼。

    爷爷是什么性格的人,他很清楚,就算是一千头牛,也拉不回顽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