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驸马府富丽堂皇,气势宏伟,唐易实在找不出任何缺陷。

    两次大婚,完全不用他操心,说起来有些惭愧。但这次大婚却没有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与刘莺虽说那时候是为了利益使然,彼此没有情感,但至少不讨厌。如今不同,此刻李流苏心里会有多恨他,唐易也猜不透。

    明日韩非出现,很可能是一场生死战。能让李道玄如此忌惮,唐易说有把握是假的。

    李道玄安顿一番离开,唐易大婚最忙的反而是他。

    夜幕落下,唐易养精蓄锐,迎接明日大婚。

    韩府!

    韩非脸上浮现玩味的笑意,左手把玩着一块玉佩,放在鼻子底下吸一口气,笑着道:“清梦,你认为我明天应该去么?”

    韩清梦说道:“当然应该去,还要将唐易当场格杀!”

    韩非笑着道:“听说唐易实力很强,就连剑公子都败在他的剑下,不可小觑啊!”

    韩清梦淡淡道:“那又如何?你还用怕他不成?”

    韩非哑然失笑,“我当然不会怕他,只是不想在遇上李道玄之前暴露实力,我们的太子这些年藏得很深啊!”

    韩清梦秀眉轻蹙,“李道玄已很多年没有出手了,谁也不清楚他的实力有多强,若是这次能逼他出手,未尝不是一场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韩非双眸一亮,“你说的有些道理,现在让他露出底牌总比到时一无所知的好。不过…”

    韩清梦说道:“你是在担心姬玄远和百里奕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韩非点头道:“据说这两人走的很近,若是他们联手,的确是个麻烦。”

    韩清梦说道:“无论如何,李道玄才是最大的对手,而且李道玄也把你视为最强对手!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韩非叹声道:“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事情不新鲜,不得不防!”

    韩清梦浅浅一笑,“想做渔翁也要有那样的实力才行。”

    韩非皱眉沉思片刻,左手猛地抓紧玉佩,沉声道:“通知下去,明日全部到场,见机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韩清梦转身出去的时候,嘴角露出浅浅笑意。

    天武城某处,两道身影对视而坐,若是有人在场,定会认出在座的两人是赫赫有名的天武城八公子。

    姬玄远!百里奕!

    “听闻李流苏与韩非走的很近?”姬玄远轻声问来,端起桌上茶杯顿了下,旋即放下。

    “李道玄此举志在斩断李流苏与韩非的联系,事情怕是没那么简单。”百里奕笑了笑,“我们的太子算无遗策,却忘了两件事。女人的心思,韩非的疯狂!”

    姬玄远笑了笑,“或许我们的太子已算到了,而是对那唐易寄予厚望呢?”

    “唐易?”

    百里奕顿了顿,“能击败剑公子,实力毋庸置疑,不过跟韩非比起来怕是还有些差距吧?”

    姬玄远摇摇头,“世事难料,或许我们只是井底之蛙。”

    百里奕沉思片刻,“无论如何,只要他们动起手来就是好事。韩家在阻击李家,李家何尝不是在阻击韩家?”

    “二虎相争,必有一伤,结果怎么都不会太坏!”

    姬玄远笑着道:“百里兄所言极是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