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林安然骤然停下了脚步,回头看着他暗暗呲牙,对这个突然变得淡漠又陌生的男人,不习惯极了,昨天和前天他还都不是这个样子的!

    压着心里对他的不满,她很冷静的浅笑了笑,“好吧,是我唐突了,顾总那我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要装是吗?他最好一直装下去!

    她离开了办公室后,顾西爵靠在老板椅上,双手惬意的环着胸,唇角却噙着一丝坏坏的笑意……

    出来后,张特助跟在林安然的身边,好奇的问她:“林医生,你真的跟我们总裁认识?你们是怎么认识的?”

    林安然看了他一眼,浅笑回道,“我跟他不是刚刚才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可,可你刚才在办公室里……”张特助彻底懵了,这位林博士和总裁还真是臭味相投啊,撒谎都一个风格!

    “刚才我跟你们总裁聊的很愉快,可能让人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吧。”林安然笑得连她自己都觉得虚假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,嗯,她现在算是领教到了……

    张特助额头落下了一排黑线,她真的跟总裁聊得很愉快?是自己神经出现幻觉了吗?

    “张特助,我到电梯口了,你不用再送我。”

    林安然挥手跟张特助道了别,下了一楼,她直接去找了昨天给她治发烧的那个医生。

    本来让他给自己写一张重症病假条,最好能休息个一两个月那种的,结果他就写了个适当休息一天!

    靠,那不是明天就要来医院上班?

    郁闷的回了公寓

    林安然刚踏进客厅,就看到餐桌上放了一大袋菜和生活用品,屋里还飘散着一股很清香的粥香……

    她郁闷气愤的心,瞬间被暖化了。

    “云深?”她一边换着拖鞋,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叫我干什么?你生病了还跑去医院做什么?”林云深在厨房回应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她进了厨房里,见小云深正踩着一张椅子,在灶台前搅动着锅里的粥,一副冷酷高傲模样的他,此时却这么温柔的给她做着粥,真是暖心到了极点呢!

    林安然过去就从身后抱住了这小家伙,还在他脸上重重亲了一口:

    “宝贝儿,你真是太贴心有爱了,我爱死你了!看到你,我心情都被治愈了!”

    做饭这个东西,为什么这个小家伙能操作得行云流水,她就打死也学不会呢?

    林云深立马擦了脸上的口水,挑眉问她,“那医院里的人欺负你了?你要是做的不开心就别做了。”

    见他那么嫌弃自己口水的样儿,她轻戳了一下他的小脑袋:“我倒是想不做,可合同都签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爹地打电话过来了,他明天上午十点半就到这边机场,你有没有时间去接机?”他突然想起这事问她。

    “他明天就要过来了?真的?他不在美国那边准备订婚的事了吗?”

    林安然心里惊讶又惊喜,他居然会亲自来找自己,他还是很在乎自己的对不对?

    “我喜欢开玩笑吗?你要是不想在那医院里工作,爹地一定会给你处理好的,他可能还会带我们俩回美国。”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