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林安然也看到了他,心跳加速的向他招了招手,可一想到自己和顾西爵发生的所有事,心里又不由升起了一抹自卑。

    好像自己再也没有资格喜欢他了一样……

    林墨身后跟着七八个保镖,一男一女公司助理,才刚走了出来,小云深就跑到了他面前,亲昵的叫了声:

    “爹地!”

    林墨宠溺的揉了一下小云深的头,目光看向妹妹,见面第一句就有些恼意的问她: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告诉我就突然跑来中国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是因为工作过来的,我有工作自由,不需要你管!”林安然眉头微皱着撒谎。

    林墨听着她的话,脸色有些冰冷,他突然抓着她的手腕,语气带着一丝命令:

    “你现在就跟我回美国,在林氏你会更有发展,以后我也才能更好的照顾你!”

    她定定看着他,笑问:

    “哥,你很快就要订婚结婚了,还能一辈子把我圈在身边吗?再说,我已经跟对方公司签约了,要在这边工作五年。”

    林墨蹙眉,他从来没想过她要离开自己……

    也从来没想过,自己身边若没有她会是什么感觉?

    小云深仰头看着僵持的两人,微微叹了口气,他就知道他们俩一见面的场景会是这样,只能自己出马的说道:

    “爹地,我和姑姑都没有带身份证和护照,现在是坐不上飞机的啊,我们先回家好好休息下再说吧?”

    林墨看了一眼云深,只能松开了妹妹的手,沉着脸色什么话也没说,大步向机场的出口方向走了去。

    “真聪明!”林安然笑着轻捏了下这小家伙的帅脸蛋,又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牵着他的小手快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坏!我脸上有没有口红?”小云深赶紧搓了搓自己被亲的脸,嘟嘴问她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都被你擦掉了!你这洁癖是遗传了谁?我哥好像也没洁癖啊!”林安然牵着他一边往外走,一边纳闷笑问。

    “那肯定是遗传了你……”云深撇嘴哼哼,她就是一个有强迫症有洁癖还很腹黑又顽固的女人,林家就她各种坏毛病一大堆。

    自己怎么能被姑姑遗传了呢?

    “也许你亲妈也是个有洁癖的人!”林安然揉了下他蓬松的短发头,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提那两个字!”他的世界里从来没有亲妈,这不是一个愉快的话题,云深挣脱开了她的手,冷漠撇过了脸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错了,别生气了好不好?”林安然将他小小身子突然抱了起来,一边哄着这个傲娇小祖宗,一边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追上了哥哥,她带他们走到了自己的车子边,林墨看了眼这辆全新的宝马,疑惑的问:

    “你这么快就在这里买了辆车子?”

    “这是公司配的,哥你和云深坐后面,我来开车。”林安然说着便帮他们父子打开了后座车门。

    哥哥的那些随从和秘书嘛,自然是自己去坐的士。

    林墨没有坐后面,而是直接去拉开了驾驶位车门,坐了进去,和妹妹在一起的时候,他从来没有让妹妹开过车。

    林安然笑了笑,只好和云深坐到后面享受去了,话说,他来过BJ市吗?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