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我昨晚不过就是跟几个朋友吃个饭而已,回来这边的路又远,所以才很晚了,你不是也经常在外面和人鬼混吗?”方沐霖撇嘴说道,想让自己离婚,他别做梦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是经常在外面跟人鬼混,你要是看不顺,就离婚好了。”他们结婚也有一个月了,顾思辰是打算着跟她离婚了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跟一个没感情的女人生活一辈子,这样有意思吗?

    方沐霖不由苦笑了一下,她站起身,双眸含情的看着他说道:

    “我想和你做夫妻,想和你过一辈子,以后别再说离婚的事了好吗?”

    顾思辰一手捻起了她的手腕,从半空扔了下去,一点也不留情面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没打算跟你过一辈子,我对你也没半点喜欢之意,方沐霖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目的是什么!”

    “找个时间,你还是乖乖去跟我把婚离了吧,到时,我会补偿你一笔费用。”

    方沐霖眉头微皱了一下,她一直以为这个看似吊儿郎当的男人好说话,没想到他竟也这么无情,呵,他跟顾西爵还真是亲兄弟啊。

    “那你去跟你家人说吧,如果他们不喜欢我这个儿媳妇,想要赶走我,我无话可说。”她直接将问题推到了顾家人的身上,也没再跟他多说,转身便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顾思辰两手插着腰,脸色黑沉,要怎么样才能跟这个女人把婚离了?他可不想跟一个心机重的女人过一辈子。

    这个方沐霖不仅心机重,还很会装,每天都在老妈老爸面前装很孝顺的乖乖女,哼。

    还一脸深情的在他面前装,想跟他过一辈子,他看,她只不过是想留在顾家享受荣华富贵,留在这里找林安然报仇吧。

    她的那点小心思,他清楚的很。酒吧里,陈莉莉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后门出去,可能这个破地方没有设置后门吧,没办法,她只能从包包里拿出了一条丝巾,围在脖子间时,似有若无的挡着自己的下半

    边脸。

    顾西爵的保镖对她应该不熟悉的,就算从正门走出去,他们应该也不会怀疑……

    伪装好,陈莉莉向大门口走了去,只是很倒霉的,她突然看到外面一抹熟悉的身影跑到了门口,是林安然来了!

    站在大厅中央的她,吓得立马又往回跑了去。

    林安然是刚刚才到这里,她看到站在门口的四个保镖,沉声问他们:“你们一晚上都站在外面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少夫人。”其中一个保镖回答。

    她有些懊恼的问他们,“如果顾西爵在里面出了什么事,你们守在这里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说完,她严肃看了他们一眼,大步进了酒吧里,几个保镖听到她的话,也赶紧跟了进去,爵少是出什么事了?

    以往,爵少一般有什么事都会给他们打电话,昨晚他一直没打电话,他们就没去打扰他。

    昨晚爵少虽然人没出来,可和他一起的几个老板出来时说,爵少今晚去酒吧客房休息了。

    进了大厅,早上的酒吧里除了服务台站着一个工作人员,偌大的厅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