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沐霖,你得赶紧想办法能和思辰同房,只要你是他的人了,再有了他的孩子,这才能拴住他的心!以后他也不敢再说离婚的话。”刘雪茹又教她的说道。

    想想自己年轻时,还不是因为趁顾齐茗喝醉了酒,跟他上了床,怀上了孩子才成功嫁入顾家的吗?

    “……”方沐霖眉头微微皱了一下,真的要做顾思辰的女人吗?

    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和任何男人处过,一心只想留着清白身给顾西爵,没想到最后得到自己清白的人却是他的弟弟,顾思辰。

    方沐霖心里还是有些不甘……

    她想要得到顾西爵,哪怕是一次也好……只要满足这一个心愿,以后,她会好好做顾思辰老婆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?”刘雪茹沉声问她。

    “没有,妈你放心,我会想办法跟他同房的。”方沐霖赶紧答应她。

    刘雪茹点了点头,拿起茶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……

    下午五点左右时,林安然和顾西爵才驶入了部队大院,这是她第二次进来这个威严又神秘的地方,这一次,她还看到有不少士兵列着整齐的队,喊着口号在跑步呢。

    她拉了拉身边的顾西爵,好奇的问他:“你以前还是军人时,有没有跟他们一样跑步?”

    “每天早晚各一次。”顾西爵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下雨或者下雪天呢?那种天气应该不能跑了吧。”林安然满心好奇的再问他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军人因为天气休息的?”顾西爵轻戳了一下她的额头问,不论如何恶劣的环境,军人从来都不会退缩。

    林安然摸了下自己的额头,靠在他的肩上,再问了一句:“你应该很喜欢在部队吧?有没有后悔,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会不会再进部队?”

    顾西爵眸子深沉的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,他的确是很喜欢做个军人,很喜欢在部队待着,可因为一个心结,他没办法再走进部队。

    林安然见他又忽视自己的话,拍打了他一下坐直,撇嘴说道:

    “凡是有关那个白零的问题,你从来没有正经回答过我,我知道你离开部队,肯定也是与她有关,现在还为了她放弃自己喜欢的东西,你心里是不是还想着她?”

    “好了,干嘛没事又说她?”顾西爵揉了下她的头,无奈。

    顾家人一直怀疑她是白零或是跟白家有关系的人,可顾西爵怎么看她,她都不像的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没有一丝仇恨意识,除了相貌,也没有一丁点像白零之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安然也懊恼自己,她发现自己越爱这男人,心里就越吃醋,就连一个死人的醋也吃这么带劲,哎,自己真是没救了。

    “咳,那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行不行?”她又忍不住的对他笑了笑问。

    “只要跟白零无关的都可以。”顾西爵很有先见之明的说道。

    林安然撇过了脸,自觉闭上嘴了……本来想问问他,自己和白零之间,他更爱谁多一点的,他一句话就把她的话堵死了!

    几分钟后,车子停在了顾家别墅的花园里,顾齐茗也刚从部队大院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