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此为防盗章, 达到比例没有防盗哈  “一一不随着你一道去吗?”五娘的婚期已经定下了, 明年的六月初六,时间紧得很,米氏最近就开始忙起五娘的嫁妆了, 压根忘了这茬:“她也十四了, 等过了年就十五了。”一一是陈氏所出嫡女金诗意的小名,年岁早到了该说亲的时候。

    陈氏也有自己的顾虑:“她的不急,现在最紧要的是小妹, 太后娘娘的寿宴定是去了不少人,人多眼杂的,媳妇也怕顾不过来。等过了年, 各家都要办春宴, 到时媳妇再带着府里的几个丫头多出门走动走动。”这宫里牛鬼蛇神太多,她就带着五娘一人,最近还担心的有些睡不着觉,哪还敢多带一个。

    “也是,”米氏叹了一口气:“水往低处流,人往高处走,今儿宫里估计是不得消停的, 我提醒你一句, 无事不要离宴。”

    “媳妇也是这样想的,”真到了这一天, 陈氏心里倒清明了:“媳妇总觉得皇帝那道赐侧妃的圣旨有些不妙, 那两位可都是一品国公府的嫡出, 就这么被赐给昭亲王为侧妃,先不说昭亲王如何想,单单就是那两位姑娘心里估计也是一百个不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里清楚就好,”米氏稍稍沉思了一会就抬头看向陈氏:“皇帝有四子,除了四皇子,其他三个可都已经成年了。”

    陈氏心头一跳:“媳妇知道了,今儿媳妇定会一眼不离的盯紧五娘。”小妹要是有个什么差池,就只有死路一条。陈氏想想身子就发寒,不过她也彻底打起精神来了。

    过了卯时,陈氏就跟五娘上了马车,准备去宫里。今天太后寿辰,几乎是普天同庆,京城里也是到处可见喜意。

    安平伯府的马车刚进入东直门就被堵在路上了,实在是今天要进宫贺寿的官家女眷太多了,这东直门外都排了几十丈的队。

    五娘今儿一早就被兮香跟迎香两个丫头给拖起来打扮,到现在都还空着肚子:“大嫂,车里有没有吃的?”这是她大哥平时用的马车,她也摸不准车里会不会备些吃的?

    “有,”陈氏笑着对跪坐在一边的花枝说:“给五姑娘取几块点心垫一垫。”

    “前面的让一让,”一个打扮体面的婆子在路道边吆喝着,看样子应该是后面那辆金丝楠木马车主家的仆人。

    五娘点心拿在手里,刚吃了一口,就听见外面的声音,陈氏也不计较,直接吩咐道:“花枝,让郝叔把马车往边上停一停。”

    “前面的可是安平伯府的马车?”那辆金丝楠木马车里的中年美妇问了一嘴,面上的笑淡淡的,显得很是温和。

    她的身边坐着一位跟她长得有些相似的姑娘,安安静静的,面上也带着淡笑:“香嬷嬷说了,马车上印了一个‘金’字,想必应该是安平伯府的马车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怎么远远的就有一股子铜臭味,”这美妇装模做样的抬手掩了掩鼻子,这番作态立马破坏了她原本温婉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母亲,以后这样的话还是少说为妙,”少女虽然面上的笑从未歇过,但眼里的光有些暗了:“安平伯府日后就是昭亲王的岳家了,不看僧面看佛面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水涨船高,”美妇伸手握住少女的手:“你放心,你是辅国公府的姑娘,娘不会就这么算了的。”她的心肝宝贝就是做皇后都当得,现在竟被皇帝赐给了昭亲王做侧妃,要不是她家宝贝心悦昭亲王,她都想要去找那人了。

    “娘亲,我能在他身边已经很知足了,女儿不在乎身份是妻还是妾,”黄英嘴上虽这么说,但心里终归是不甘心的,皇帝简直就是懦弱无能。

    那边辅国公府母女的私话,五娘是毫不知情,这会她几块点心下去,肚子不空了,人也舒服多了,可是这马车还是跟个乌龟爬似的,好一会才向前挪动一点。

    “请问这是安平伯府的马车吗?”一位公公抱着把佛尘,对着驾车的郝叔问到。

    郝叔也是见过一点世面的,立马拱手回应:“正是安平伯府的马车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”那公公走到车厢边上,就朝着车厢拱礼:“奴才是慈宁宫的首领太监魏石,给夫人跟姑娘请安。”

    陈氏听是慈宁宫,心里也没什么起伏,估计是紧张了这么多天,这会也就不紧张了:“公公不必多礼,不知公公前来,可是太后娘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魏石可不是太后吩咐他来的,不过在他这里,昭亲王跟太后没两样,都是他主子:“太后娘娘说今儿进宫的人多,怕伯府的马车堵在东直门,就让奴才过来瞧瞧,要是碰巧遇见了,让奴才就领着伯府的马车进去。”

    既然谈到太后娘娘了,陈氏就不得不下马车了,她身后跟着戴着帷帽的五娘:“真是多谢太后娘娘记挂了。”

    魏公公垂首,腰微微弓着:“请夫人跟姑娘上马车,奴才在前面领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公公了,”陈氏给花枝打了个眼色,花枝立马掏出个锦囊塞给了魏公公:“给公公喝茶,有劳公公了。”

    魏公公也是个成了精的,那香囊拿在手里很是沉手,就知道分量不少,看来外面都传安平伯府银钱丰足这事是有几分真的:“奴才多谢夫人跟姑娘的赏。”

    没一会,魏公公就领着安平伯府的马车先一步离开了。排在前面的人家,见魏公公身上的太监服,也都闭着嘴,纷纷让路,不敢有一声怨言。大概一盏茶的功夫,他们一行人就到了皇宫的东侧门。

    到了东侧门,马车就不能再往里面驶了。陈氏跟戴着帷帽的五娘也就下了马车,刚刚脚沾地,五娘就看到一边已经停着的金丝楠木马车,那马车边上站着一对看似母女的两人,还有几个婆子。

    “吆,黄夫人也到了?”五娘看到那几人,陈氏自然也看到了,她也不避讳,面上带着笑就领着五娘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刚到了一会,这东侧门还有一炷香的功夫才让进,”黄氏虽跟陈氏说着话,但眼神是不住得往五娘身上飘:“这是五姑娘吧?”

    “正是,”陈氏也没让五娘上前去给黄氏请安,好似忘了这一茬。

    “看着身量……”

    黄氏话还没说完,魏公公就领着两顶小轿过来了:“还请安平伯夫人跟五姑娘上轿。”

    陈氏先是转身面向魏公公:“有劳公公了,”后又扭头看向黄氏:“那我们就先进去了,你们先在这歇一会。”说完她看着五娘上了轿子,她才又朝黄氏点点首,跟着上轿了。

    黄氏母女就这样站在一边,眼睁睁地看着那两顶小轿进了东侧门,消失在她们眼前。

    “小人得志,”黄氏双目微微眯起:“那五姑娘看着是一点礼数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看那位公公的品级,应该是乾明殿或是慈宁宫的首领太监,”黄英紧握的双手掩在袖子里。

    “那是慈宁宫的首领太监魏石,”黄氏很是平静地说,多少年了?自从先帝死后,那人跟她再不像以往那般亲近了,那人一向心细如发应该是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太后宫里,”黄英的指甲几乎戳进了她的手心:“太后好似很满意金家五姑娘呢?”

    慈宁宫里,太后看着从昨儿就一直赖在她这的儿子,心里不免有些发笑:“你那功夫练了这么多年,到明年六月初一就满二十年了,六月初六这日子是你挑的还是你舅舅挑的?”

    昭亲王左手撑在炕几上托着下巴,右手把玩着一把精致的小刻刀:“是儿子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知道拿你舅舅当刀使,”太后瞥了他一眼:“你还赖在这里干什么?一会人家姑娘就到了,怎么你急着见媳妇了?”

    昭亲王看了他母后一眼,接话道:“您这不是有屏风吗?我一会就躲在那屏风后面偷偷瞧上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滚,”太后笑了笑:“哀家就不信,你没偷偷去见过你小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没见过,”昭亲王看向他母后:“这不是皇帝给儿子赐了两个侧妃吗?你儿子怕见着小媳妇,会被她盯着要债,毕竟她现在不但是您儿子的债主,而且她还收买了舅父。您不知道舅父这几天可高兴了,新衣服都做了好几身了,一天一套都不重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你就知道在哀家面前给你舅舅上眼药,”太后真是服了,从小就爱告他舅舅的状:“一会你小媳妇来,哀家让她替哀家好好照顾你。”这个儿子自小就跟着墨先生学内家功夫,这一学就是二十年不能沾女色,现在他有些心动也属正常,她还真怕他不动心。

    “娘娘,安平伯夫人跟五姑娘到了,”西嬷嬷一脸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