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我在很认真的追求你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。

    弥漫着一室茶香的屋子里, 安静的诡异。

    两人隔着一张茶桌,遥遥对望, 谁都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颇有就这么一直对峙下去的趋势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 包房的门突然被敲响,两声之后,房门由外向内被推开。

    沈樵镇定自若不动如山,依然盯着对面的女人。姜晏则移开了目光, 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谢景礼在服务员的引领下走了进来, 见着屋里坐着的男人, 明显愣了愣。

    姜晏缓缓靠进椅背里, 望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谢景礼疑惑的看着姜晏,又收回目光看向沈樵,走到桌边。

    虽然他还没摸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, 但还是先礼貌的打了声招呼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沈樵这才从姜晏身上挪开视线,稍稍转过头看向谢景礼, 微微颔首,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谢景礼走过去姜晏那边, 在她旁边的椅子里坐了下来,“我昨天听说, 呃......”姜晏只告诉他,那个捐赠巨额资金的阿姨约今天在这个地方见面。可看看眼前的这个男人, 信息仿佛有误。他笑了笑, “所以, 给我们网站捐款的人, 是这位先生?”

    姜晏端起茶杯喝水,接话道:“可不就是。”

    谢景礼爽朗的笑了声:“原来这世上还真有做好事不留名,润物细无声的好人。之前我们真以为是一位退休阿姨,没想到是化名。”

    沈樵笑:“是以我母亲的名义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谢景礼拿起茶壶给沈樵添茶。

    沈樵问:“你也是网站创办人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谢景礼给自己也倒了杯茶:“这次非常感谢.......,对了,先生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沈樵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谢景礼吃了一惊:“你是晏儿那部电影投资老板是吗?”

    沈樵眉心跳了跳,瞟了眼对面支着下巴望着窗外的女人。

    晏儿?

    呵,称呼可够亲昵的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他微微疑惑:“你知道我?”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。”谢景礼性格随和开朗:“我听晏儿提过你。而且丰跃集团,在咱们A城的名号可是响当当的。真是没想到给咱们网站捐款的,居然是沈老板。”

    沈樵只是淡笑。

    不过,他此时此刻,更好奇另外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姜小姐居然会提起我?”他看向姜晏,正好对上她淡漠的目光。

    谢景礼愣了愣,以为沈樵作为姜晏的前老板,是疑心她背后讲他不好的言论。

    这点意识谢景礼还是有的。出于为姜晏立场考虑,话里便刻意带了几分逢迎的意思:“晏儿不太善言辞,个性直率。她既然说沈老板年轻有为,品貌非凡,那就一定是真的,不会有假。”

    姜晏干咽了下喉咙,立即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口水,重新望向窗外。

    那天谢景礼去丰跃集团接她,顺口问了句她在那儿做什么,姜晏给他讲了遍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正如谢景礼说,丰跃集团在A城名气不小。谢景礼只是出于好奇,问她丰跃总裁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姜晏为了应付他,用了一句话敷衍描述:是个年轻有为的帅哥。

    虽然她能理解谢景礼一番好心,此刻说这些恭维词,是出于什么目的。可是谁能理解她,此时此刻心里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的感受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话听在沈樵耳朵里,却万分受用。

    他淡淡弯起唇:“姜小姐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姜晏仰头喝着水,自顾自的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谢景礼很能健谈,跟沈樵不停聊着网站的事情,话题不断。

    其实沈樵一直想弄清楚他俩是怎么合伙创办的网站,想知道他们具体关系。闲聊过程中,状似无意的问了几句。谢景礼却答得很浅表,一句志同道合全部概括。

    虽然按照他手里现在获得的信息,他大概能猜到多少。但向来做事严谨苛求的他,没有得到证实,心里总觉得有些膈应。

    谈到最后,谢景礼抬手看了眼手表:“马上就到饭点了,沈老板如果不嫌弃,晚饭能否赏光一起?”

    沈樵看向谢景礼,“谢先生不必客气。”又转头看向姜晏,“刚刚姜小姐说晚上跟我一起吃饭,已经定好了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。”姜晏接话:“大家一起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瞄了他一眼,只见那张俊朗的脸骤然生寒。

    可她心里却莫名有一种得逞的快感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这顿饭,沈樵吃得实在是不合胃口。

    一家还算不错的中餐厅。装修精美,环境优雅,干净舒适。菜色也不错。

    可他却没吃几口就放下了碗筷。面无表情的靠坐在对面,喝了好几杯茶。

    姜晏打量了他几次,估计这位爷是第一次在这种地方吃饭。比起那次杨制片请吃饭的酒局,今天的菜品的确逊色很多。

    她也懒得管他,只顾埋头吃自己的饭。

    倒是谢景礼时不时找话题跟他搭腔,也不知是不是累了,他仿佛没什么精神,说话也是兴致缺缺。

    谢景礼见他不吃了,也吃得有些不安心。沈樵仿佛看出来了,期间便借口起身去洗手。

    等他离开后,谢景礼才跟姜晏犯愁,是不是招待不周。

    姜晏很是不以为然:“这桌花了我一千多呢还招待不周?”她夹了筷子脆骨,咬的咯嘣脆:“我看他是少爷病,难伺候!”

    而此刻正被人批评的沈少爷,洗完手出来,却绕去了前台,把账给结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十月的夜里,寒意渐浓。

    马路上车水马龙,炫彩的霓虹灯点亮了整座的城市。

    外面刮起阵阵风,姜晏拿着钱包从餐厅出来,把手缩进袖子里,问等在门口的谢景礼:“你结账了?”

    谢景礼摇头:“没有啊。”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